苦修僧_

[KKL] - 重铸

KT
新坑
一个关于拯救与被拯救的故事。
随缘更文……谢谢大家。
﹉﹉﹉﹉﹉﹉﹉﹉﹉﹉﹉﹉﹉﹉﹉﹉﹉﹉﹉﹉﹉﹉分割
1.

类似于食堂之类的地方——说的好听点叫餐厅——堂本光一向来十分之厌恶。原因相当之简单:够吵,够脏,够影响心情。

堂本光一强迫自己坐在餐厅被无数人坐过的椅子上,神色勉强地看着自己餐盘里面的饭菜,皱着眉头把盘子里茄子拨到餐盘地另一边。

除此之外,还有诸如香菜、葱、蒜、肥肉、蔫了的菜叶……等等等等。不一会儿,餐盘的另一边摞起小小一堆色彩缤纷的废弃食品,在灯光下闪着油量的光。

干完这些之后,他的心情稍微地变得晴朗了一些,开始对着餐盘所剩无几的、他所认为“足够干净而健康”的饭菜下筷子,然后小口小口地吃起来。路过的其他人有意无意看到这番情景后,脸上的神情瞬息万变,但是总结来说就是一句话:

这人的脑壳可能有点问题。

想着哪个神经病可以做到在基地的饭堂跟个什么似得一样吃饭这挑那挑,定睛一看——

牛逼,堂本光一。

于是赶快收回目光,清理干净心里的小九九,内心吐槽“大佬就是不一样”,然后麻溜走人。

堂本光一,基地地风云人物,作战履历漂亮得令人倒吸一口凉气,比别人早了足一轮进来,一路厮杀群雄,在顶尖中挑顶尖的这所基地里面成功杀出一条血路,年纪轻轻身居高位,肩负重任,是这里众人心中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大神,学生时代大约这样:

第一谁?噢?堂本光一是吧?又是他?哦。

足够厉害,屠榜道路走得一帆风顺,顺到看都不看一眼就知道榜首肯定是他。

十足的玛丽苏人设。

就是这样一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风云人物,吃饭严重挑食,洁癖同样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天知道他原本不用坐在这拥挤而嘈杂的地方——他通常去的是专门的就餐区域,干净,整洁,桌子没有未清理的油渍,身旁没有走来走去的人群。

看着光一犹如受刑一般的表情,想着前辈要他带给光一的消息,长濑偷偷地笑了好几个回合。

如果他知道了这个消息,长濑想到,可能会崩溃吧。

他憋着强烈的笑意,喝了口水,郑重地清了清喉咙。

“光一,”长濑拍了拍他的肩,坐在桌子对面对他挤眉弄眼,“十足能确认的小道消息。”

堂本光一“啧”了一声:“这样放盐不要命……”他把勺子在餐盘边缘刮干净,才抬起头,懒懒地开口:“什么?”

“小道消息!”长濑故作惊讶地大呼小叫。

“如果是那个丑女又和那个肥猪在一起的话,就不用说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事……”长濑瞪了瞪眼睛,“这小道是关于你的呀,我的扣酱。”

“……什么?”这样吃饭实在太不均衡了,堂本光一想着,喝了口水。

“好消息,”长濑说道,“东山前辈怕你寂寞,给你添了个暖床的小伙伴。”

“……有屁快放。”

“就是这样。”长濑看着他,“你即将拥有一个新室友。”

堂本光一“砰”地把水杯放在桌面上,震得邻座的学生吓得一个猛跳,风卷残云地收拾餐盘跑了。

“我们不是有的是空房间吗?”他说道,“实在不行,跟你们那随便谁都行,别来我这。”

“你当东山前辈他们是傻得吗?”长濑智也说道,低头吃了一口,“你数数我们这一级的人,还是单人住的,只有你一个了。”

“那又怎么样?”堂本光一烦躁地说道,“为什么一定来我这里?”

“给你个搭档呀,扣酱。”长濑说道,一边看着光一的脸,“东山哥是这么说的。你应该知道,上面想给你安排一个搭档很久了。”

“真的吗?如果是他的话,应该很了解我从来不需要什么搭档吧。”堂本光一站起身,开始收拾餐盘。

他拿出盒子,装好餐具——一个银色的长方体,闪着无机质的光。然后是他自己的水杯,同样冰冷的银灰色金属。

“不要这么任性,光一。”长濑看着他打开盒子——再把筷子勺子放进去——他的语气带上了一丝严肃,还有不易察觉的担忧,“你是我们这里的顶尖和骄傲,这个这里没有人不知道。”

“论实力没人能怀疑你,可是很明显,前辈们说的话是对的。”

“你需要一些人的温度,光一。”
堂本光一的动作顿了顿。

“那也行啊。我诚挚地欢迎我的新室友——”他说着,冷笑了一下,盒盖发出“咔”的闭合声,“至于到时候自己申请搬走的话,就和我没关系了。”

说完这话,光一的脸恢复到惯常带着几丝不耐的面无表情,拿起餐盘,朝垃圾回收处走去。

长濑看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突然有点后悔提早告诉他这个消息——虽然也是迟早要知道的事。

他首先担心的其实是那个素未谋面的光一未来的舍友——可怜的新人又被用来当做小白鼠。

堂本光一那套天下无敌的方法不知道赶跑过多少室友——用他近乎变态的洁癖、对于大到乱放的衣服小到一声咳嗽的零容忍、还有极其犀利的刻薄话,成功率不下百分之百。没人能够忍受得了这样极端的人,哪怕他是基地的传说,哪怕他业务能力吊炸天,哪怕他顶着一张四舍五入没有缺点的脸,能够成功靠近堂本光一的人,一只手数的完。

长濑看着光一照例微微皱着眉朝门外走去,他看见年轻的学生们自动地在距离他大约两米时开始绕路,一边回头和同伴窃窃私语;一个毛头小子着急地冲进门时险些撞到他,看清了人后朝着他的背影拼命地鞠躬道歉——即使光一可能压根没看到他。

而气压中心的堂本光一对着一切毫无知觉一般地走出门外,逆着人群。他走着路,人群自动地分流,有点佝偻着背的身影因此无比显眼。他去往一个和人群完全相反的方向,最后身影消失在拐角处。

2.
“嘀。”
堂本光一把拇指从屏幕上移开。电子屏幕发出青蓝色的冷光,无数隐藏在暗处的锁迅速而无声地解开。门缓缓地划开,堂本光一走进去,脱下外套准备像往常一样搭在椅背上,想了想刚才在餐厅的遭遇,犹豫了片刻——最后选择将它丢进洗衣机。

洗衣机和他屋子里——甚至说这个区域内——所有配备的家用电器一样,完美地诠释着“智能”这个词,自动地注水、添加洗涤剂、然后开始翻滚。

如果是往常,他断不会这样站在洗衣机前盯着显示屏上的数字发怔。这样“浪费人生”的举动,通常来说不属于他。

可是今天他的大脑很混乱——自从听了长濑说又要被安排一个新室友开始。

显而易见地,堂本光一非常排斥与他人交流——更别说一个素未谋面的人。洁癖是一方面,更多的事内心的厌恶。他的基因里似乎就刻上了这么一条扭曲的染色体,和别人交谈超过一个微妙的限度——就会烦躁,仿佛从灵魂深处冒出来的烈火,随着相处时间的增加而迅速的燃烧起来——以至于到了最后变成了多说一句话就可以杀人的地步。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堂本光一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反正那帮关心人的前辈和长濑总会帮他烦恼这些东西。
堂本光一双手抱臂站在洗衣机前。机器发出翁嗡嗡的声音,外套在里面翻滚着,水流一阵一阵地拍打在边缘上。

光一感到有什么东西拽着他的裤腿。他低头,脚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团毛茸茸。

他的爱犬——一只进来有着显著发胖趋势的吉娃娃PAN酱,此刻正仰着脑袋,睁着大眼睛望着他,尾巴欢快地摇着。

一人一狗互相对视着。几秒钟后,光一轻轻地露出一个微不可见的笑容,然后弯下腰,小心地将狗抱起来。
小东西窝在他的怀里,依旧仰着头,嘴里发出小小的呼噜声,眼睛也舒适地眯了起来。

光一轻轻地、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它的毛,眼睛望着窗外。天似乎有变阴的趋势,浓云聚集在天际,无声地、一点一点地朝基地的方向袭来,大地渐渐地笼罩上一层浓重的阴影。

雨下的猝不及防,他看着原本行走着的学生们开始小跑了起来,将衣物潦草地披过头顶。雨肉眼可见地变大,学生们迅速地跑回了室内,没过一会儿原本熙攘的室外,此刻几乎没有了人。

云层飘过来,随之而来的风将树摇晃出巨大的幅度。几丝冷风沿着窗户的缝隙吹了进来,扬起了光一的额发,他感受到了夹杂在其中的细小的雨滴。

几分钟之后,乌云最终毫无缝隙地覆盖了整片区域,最后一丝阳光被彻底地遮挡住。堂本光一抱着他的小型犬站在公寓的窗边,居高临下地望着在暴雨中的基地,常年闪着的探照灯在雨幕中闪烁着红色的光。

他伸手,“砰”地一声关上了窗,走回了里屋。

tbc.

评论(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