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修僧_

[KKL] - 圆

-本人新人,才粉上kk三个月,新的不能再新
-很多事情不懂,初次写kk同人手法生涩,混乱无逻辑,想到哪里写哪
-不论如何,对kk二位爱不变

——————分割——————

引子-

堂本刚倒在地上的时候,最后看到的人群还是这样的熙熙攘攘,路边的樱花开的妖娆;然后天空的是彩色的,因为傍晚了,晚霞非常绚丽夺目,染得世间一片浓艳的色彩。
他就是这样,在一片人世间的寻常中感到身子如同被树枝抛弃的落叶一般不受控制地下沉。地点还有点尴尬,他倒在车道的中央,而且在闹市区最繁华的时段,来往都是车水马龙。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造成围观和骚动足够了。
然而在失去意识前,一向头脑内容颇为丰富的堂本刚并没有想什么高深的东西。只是他的人生,真的以极快的速度,在他眼前的迅速的略过,仿佛神明最后降临,无声的告诉他你的过去、现在,以及未来。
人生走马灯原来真的有,他恍惚的想着,好神奇。
还有晚霞真的好美啊。
下一秒剧痛来袭,耳边响起尖锐刺耳的刹车声,人群如同被点燃一般爆发出惊呼和喧嚣。
紧接着,毫不出奇地,他失去了意识。

1.
“我说了我下次出门就要看十遍黄历。”堂本光一愤愤地撕下一张日历纸,手机被费力地夹在肩膀和脑袋之间。
他现在很不爽。作为一名以宅在家里为习惯并以此为荣的人,在休息日能出一趟家门,是天大的事,世间罕见、要狠狠地用记号笔记在本子里:“距离上次出门有半年,值得纪念”。
他盖上笔盖,把电话拿下来,活动了一下肩膀。
“出一趟门本来就够麻烦了,还摊上这样的事!”他说道。
电话里传出友人的笑声。
“你别笑!我靠!开车开着开着有人倒在你面前,换你试试!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别人撞死了!”
“哪有我的事,他血都没流一滴,自己倒在那的。我靠,你别咒我,真要我撞的我现在还能和你这样打电话?”
“什么?他人在哪?”
堂本光一听到友人的疑问,愣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轻轻推开了房门往里瞧了一眼,然后关上。
房间里一片人为制造的黑暗。
“他在我家。”
然后他听到话筒里传来完美的啪嗒一声。八成友人手机都被吓掉了。友人那张震惊脸并不难想象,他忍不住笑出了声。

长濑智也捡起手机,心疼地用衣袖擦了擦屏幕,清了清嗓子。
“扣酱你这样你的良心不会痛吗?你以前把我赶出来的事你忘了?就这么个陌生人你也给带回家?我的天哪真的是你吗扣酱,是你吗,不是的话我要报警了……”
“什么,不是陌生人?谁?熟人也不见得就能被你带回家,不行我现在很嫉妒。那人怎么了?”
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变得稍显低沉,“血糖过低,”光一说道,“就是那种不吃饭不睡觉还拖着半残的身体拼命的那种,你知道我平时最讨厌接诊这种病人了。”
……不,扣酱,其实你就是这样的人,长濑腹诽道。
“丢着不管又不行,毕竟围观的这么多,而且还是熟人。”电话那头说道,语气很无奈。
“哪位?”长濑智也问道。他和堂本光一相识这么多年,能让他带进家的几根手指头能数完,这人可是极品到女朋友都不一定准入。长濑回忆着被光一允许进过家门的人,比如说,那谁,好像叫……
“堂本刚。”
这个时候电话很默契地沉默了几秒。
“……草。”
这家伙半年不出门,出门就改变人生了。
“扣酱,你……还是少出门吧。”
电话那头笑出了声。

“刚……”
阳光好刺眼。
“刚……”
好热。眼前有人影,但是他看不清。
“堂本刚!!”
堂本刚猛的睁开眼睛,额头布满了冷汗。
他被梦给惊醒的情况不多,并且频繁地发生在最近。不过他从前,也不会这样的做些怪异而异常真实的梦。
他深呼吸了几口气,努力让飞快跳动的心脏平复下来。
他闭了闭眼,然后重新睁开,试图让思维清晰起来。
说起来……这是哪?
他倒是没失忆——他很幸运地没有撞坏脑子。所以他清晰地记得他倒在了马路中央。再次睁开眼睛,就于此处了。
房间拉上了窗帘,但是缝隙中仍透出城市夜晚霓虹灯。他被仔细地盖上了被子,床头柜放着一些药和水。
堂本刚感到深切的迷茫。摸了摸身上没有伤口。以及——衣服也被人换了,一套棉质运动服。
他走下床,打开房门,眼睛飞快地打量了一下这间房屋。一间民宅,独身男人的公寓。有人窝在客厅打游戏,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听到他的动静,那人转过来。
“哟,醒了?”
堂本刚看到那种脸,恨不得再睡回去。万幸中的不幸,晕倒在路中间被人救——而救他的人,与他那些混乱的梦里的主角极其相似。
堂本光一。纵使再久不见,也能瞬间回忆起的名字。
毕竟他们曾经,很熟。是熟人。
“好久不见哟,堂本刚先生。”语气轻佻,完全没有对待一个刚发生过事故的人该有的态度。开口没好话。“最近是没钱还是又被甩了,玩起了自杀?”
堂本刚哼了一声。他头有点痛,而且身子很累。但是看到那个身影,几乎是本能地就从身体深处燃起火焰。
“那多谢不杀之恩呐,堂本光一先生。”
-tbc

初到乍来,感谢每位留下痕迹的看客。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