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修僧_

瓶邪 – 火锅

突来感慨,瞎写着玩,望各位看官开心。记得点赞哦😂😂

当吴邪他们到的时候,小花已经站在那等他们了。吴邪远远地看见他站在路边打手机,多日不见仍旧身长苗条体格风骚,一张小白脸随时能拿出去欺骗小姑娘。吴邪摸摸自己的脸,皮肤比以前粗糙了,下巴也长了一些胡渣。但是比起他的岁数,这张脸还算是称得上年轻。
他们都是不易老的人。岁月带走了他们很多东西,一颗苍老的灵魂在每一个堪堪成型的躯壳里苟延残喘,但是最经不起打磨的外表却并没有被改变太多。
这像是一种讽刺,也像是一种怜悯。
胖子在路边停好车。解雨臣走过来,拉开车门。
“可算是来了,”他说,“人家可等了好久。”
“得了吧您,一把年纪的恶心谁呢。”吴邪下车,张起灵也跟着下来。“秀秀不来?”
“姑娘大了不肯来,说要保持身材。”解雨臣向张起灵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不是说吃顿好的?让胖爷看看你们资产阶级都过着多腐朽的生活。”胖子永远都有讲不完的话和段子,这就像解雨臣的粉红衬衫一样,是为数不多没有被时间改变的东西。
“这就带你们去啊。”解雨臣低头打开手机,“来带你们感受下北京城的上流社会饮食,保证腐朽地让你爱上马克思。”
解雨臣走在前头对着手机敲敲打打,张起灵照旧沉默地在走在最后,吴邪和胖子在中间贫嘴。
已经离开了风刀霜剑,他们的队形却仍旧和当初相差无多。
张起灵抬头,如今的北京和他远久记忆中的那个不太一样。但是有些深入到这座城市骨髓的东西,譬如故宫的霸气,天安门的辉煌,人群的喧嚣和躁动,分毫不差。
风雨交叠,岁月荏苒。
纵使如此,大浪淘沙,精美易碎的泡沫消失不见,而顽石竟分毫不动,只见那偶然露出的内里,竟是璀璨的水晶。
他看着吴邪和胖子谈天的背影,竟然感觉到了一丝丝,所谓人间的烟火气。

走着走着,吴邪突然转过头问张起灵:
“小哥,你吃辣吗?”
张起灵愣了愣,竟然真的开始思考起来。
片刻,答案无解。
于是他抬起头,嘴角有着极淡的一抹笑。
“你们吃就好。”
吴邪也朝他笑了一下,眼神明亮。

我们曾上刀山下火海。然如今,我们去下火锅。
风雨殊途,最终走进喧嚣的人间烟火。
远处,万家灯亮。

评论(2)

热度(32)